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穿越而来的曙光 > 第二百三十六章 登陆演习
    一六三零年一月二十二日,天空已经微明,占城港南面两公里左右的海面上静静地停泊着一支小舰队,总共由一艘主力舰,一艘驱逐舰,三艘护卫舰以及二十艘运输船组成的,这正是属于东方港中国海军的一支。

    作为海军总指挥的唐勋良此刻正站在现役主力舰胜利号的指挥舰桥上,他抬手看了看右臂上的手表,时间已经是指到了六点五十分,距离演习发起还有十分钟时间。他环顾了一下四周,胜利号舰长杨俊博此刻正站在他身后,看他看过来连忙立正等候命令。唐勋良微微摇了摇头,副舰长斯顿此刻不在舰上,他现在还在东方港港口区招待所里跟那群迈德诺外交使团讨论有关外交谈判的具体事项。

    甲板上此刻满是忙碌的水手,他们正在把一箱一箱的弹药运上甲板,安放在防爆的储存区里。甲板上已经撒上了沙子,防止水兵在战斗中因为飞溅上甲板的海水或者鲜血滑倒。炮位附近已经由水兵们搬来了沙包,将安装好的弹簧炮包围在了里面,这样的情况下如果水兵遇到被实心弹打中附近,也能够在沙包后面隐蔽,防止被纷飞的碎片打中造成伤亡。

    附近的几条运输船上正在向上冒着烟柱,运输船使用的还是大型福船,但是挂在福船两侧的吊架上吊着的却不是划桨船,而是几艘小型蒸汽快艇,这些蒸汽快艇长度约为十二三米的样子,宽六米,蒸汽机安装在船舯的位置。锅炉的上面有一根高高的烟囱,正在向外冒着烟柱,这就说明锅炉已经在预热了,正在等候下达命令就可以立即被放下水面投入使用。不过福船的船舷边并没有后世登陆战常见的绳网,这是因为福船的船舷并不高,而且吃水也并不是特别深,即便是将随船的小发艇放入水中后也不至于产生太大的高度差,登陆的陆战队员完全可以通过船与船之间的跳板登船。

    “这就是他们的登陆船队?”在距离登陆场大约一公里左右的树林里,罗素眉头微皱,不过说话归说话,望远镜还是盯着海面上并不清楚的船队——相比较之下,其实罗素的望远镜是最好的一台,他的望远镜还是舒大从东方港外籍军团带来的军官望远镜,这种陆军型望远镜的个头不大,能够观看大约三公里以内的目标,虽然说此刻海面上的中国海军船只依然是看不太清楚,但是却比身边的迈锡尼和柯克曼用的望远镜要好多了,现在迈德诺人使用的望远镜大多都是由亚宁人生产的黄铜外壳抽拉式单筒望远镜,亚宁人没有中国人带来的验光设备,磨制镜片纯粹靠手气,生产速度慢不说,效果还奇差,只要是有人用过了中国人生产的双筒望远镜后就不会愿意再使用这些粗制滥造的单筒望远镜了。

    此刻无论是迈锡尼还是柯克曼,都有些略带羡慕的目光看着罗素双手捧着那台小巧的陆军望远镜在观察着远处,但是没办法,这是舒大赠与罗素的,他们两人虽然想要,但是人家就带了一台,没办法。虽然说军衔上三人有高有低,可是都不是一个部队编制下的,谁也制衡不到对方,因此现在基本上都是平级,所以想要夺人所爱也没门。

    “他们的船上为什么都在冒烟?”迈锡尼重新望向船队,在这样宽阔的海面上烟柱很显眼,仔细看上去,并不是那些福船在冒烟,冒烟的是福船旁悬挂在空中的那些样子奇特的小船,这些小船和中国人以前的那些“鬼船”一般,既无帆也无桨,不过在船体两侧似乎是有那些螺旋的东西可以推动船体。柯克曼低声说道,“看上去似乎这些船是通过这些螺旋的东西进行推动的,和迈罗那时候弄回来的那些引水船推进方法大约是一致的,只是如果用这么多人来推进这样的船只,又能运输多少人上岸呢?”

    “不知道,现在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了,只能猜得快要开始了,等下!”罗素突然说道,“看那艘锋锐舰上似乎有人在打灯光信号。”

    果然在漫天红霞之中,那艘锋锐舰的船尾正在向着后侧的船队打着灯光信号。在海面上微微起伏的船体,尾部的灯光一明一灭,给人一种很梦幻般的感觉。

    此刻的树林里并没有多少人,大约是一个小队不超过二十名龙骑兵,接着是一个从沙巴克叛逃的外籍军团士兵带领下的六十名步铳营士兵,他们的任务主要是保护前来偷窥中国人登陆的三名将军。虽然说现在这些将军们所在的位置是在占城港南面比较远一些的位置,但是毕竟还是在中国人宣称的国境线内,万一发生冲突,起码还是要能够保护他们全身而退不是?

    “啪啪啪——”随着三声清脆的枪声,三枚信号弹被打上空中,这些信号弹是由专用的信号枪进行发射的,采用的是纸壳,里面装填了化学物质和燃烧剂。此刻这些正在燃烧着的纸壳挂在一个小号的降落伞下,在空中冒着浓烟缓缓地降落着。

    “那是什么?”罗素第一个好奇地叫出声来,“难道也是信号?”

    “应该是的,”柯克曼轻轻说着,“你们看,他们的船队里已经有动作了。”

    望远镜的镜头立刻都指向了海面上的船队,果然此刻船队忽然就动了起来,几条运输船开始升帆起锚,向着海边的方向缓缓驶来。不过在他们的前面,驱逐舰冲在最前面。

    驱逐舰在靠近到海岸八百米左右的时候,舰体转向,平行于海岸线,桅杆上的风帆也逐渐收起来,变成了半帆状态。

    “这是要射击了吧?”有着丰富海战经验的迈锡尼喃喃自语,柯克曼也是微微点头。果然只见驱逐舰甲板上的水兵们开始忙碌起来,尤其是被沙包堆起来的炮位旁,士兵们正在紧张地动作着,似乎是在进行开炮。不过问题是并没有听到火炮发射的声音,更没有看到发射火炮喷出的浓烟。正在三人有些疑惑之际,海滩上一下子就沸腾了起来,一个个爆炸的坑洞在海滩上爆开来,过了半秒钟左右才有爆炸声传来。

    “这肯定是中国人在搞鬼,这些一定都是事先埋设了爆破药在海滩上,等到演习开始的时候就会炸开来,显得他们打得准。”罗素在那里一个人微微笑了起来,但是他的话很快就遭到了柯克曼的驳斥,“不可能,我们还是从昨天晚上就已经在这里观察,中国人不可能在晚上时将爆破药预埋在会涨潮的海滩上。”

    “是啊,”迈锡尼也在一旁说道,“你看现在爆炸的区域正是退潮之后的区域,我们一直在这里盯着,他们如果真把爆破药预埋在了这里,一定会被涨潮的海水浸泡而失效。所以这些应该真的是他们发射的。”

    “可是大炮发射怎么会没有烟尘?”罗素有点不敢相信了,正要说话,就见到驱逐舰上的炮位上又是一阵忙乱,接着海滩上又是一轮新的爆炸开始了。这次的爆炸要比之前的更加远离沙滩,深入到了内陆的一片竖着不少白色杆子的区域。只见这些白色的杆子被炸得支离破碎腾空而起,到处都是乱飞的尘土和木屑。

    “天啊,好准确,他们的火炮射击时散布面都不太大。”迈锡尼刚刚说话,就看到之前缓慢行驶在驱逐舰后的那艘锋锐舰正在开始转向,几个人顿时不说话了,屏息凝神等待着锋锐级的表演。

    锋锐舰的炮窗开始打开,一个一个的炮管被从炮窗中推出来,接着就向外喷射出一股一股的硝烟和火舌,又过了一阵这才有火炮发射的声音传了过来。不过让他们失望的是,这些之前被他们寄予厚望的火炮并没有产生太大的效果,这些都是固定炮位的滑膛炮,炮弹本身就比炮口要小才能被放入炮膛,发射出来弹道就不怎么可控,再加上此刻海面上有着一米多高的浪,炮弹落在沙滩上除了打出一条条的沙坑之外就没有造成什么太大的光影效果。

    胜利号此刻其实还担负着一个特殊的任务,就是验证到时候将要装在新的那两艘被修复的胜利级主力舰上的主炮,到底是用现有的六角炮,弹簧炮还是滑膛炮。因此现在的胜利号下层炮甲板上安装的是滑膛炮,中层炮甲板上安装的是六角炮,而上层露天火炮甲板上安装的是弹簧炮,具体到时候该选用哪门炮要等到这次测试完有了测试数据之后才能决定。

    很快在胜利号的中层炮甲板窗口开始喷射出一阵硝烟,在远处头盔的三名将军立刻就感觉到了这次发射和之前一次的发射完全不同,首先是喷射出来的烟要比之前的射的远,而且火光也要更加明亮,紧接着传来的炮声也比之前的要响得多。

    这批炮弹采用的是六角实心弹,他们轻松地飞过八百米距离,很快就砸到了海滩上的标靶区,但是因为海浪的缘故,大多数炮弹飞过了,落在标靶区西面一些的区域,只有两发炮弹落在靶区里。

    接着就是和之前驱逐舰上一样的无声火炮,这批炮弹的精准度要略微比之前的六角炮打得更准一些,但是依旧还是受到了海浪的影响而无法全都命中。

    “没办法,没有火炮稳定系统就是白搭。”杨俊博不由得叹息了一声,在海军火炮里最重要的一条就是火炮稳定系统,即便是初级的火炮稳定系统,也能够在一定程度上抵抗海浪带来的船体晃动。一旁的唐勋良笑了笑,“没关系,现在只是验证阶段,具体等到新火炮定型上舰的时候就肯定有火炮稳定系统的。对了,还有船体稳定系统,可以用来抵抗海浪造成的晃动。”

    “那就好,以后的主力舰可比现在这破船要舒服十倍了。”杨俊博有些兴奋地端起望远镜望向靶场,此刻的靶场已经没有了之前的样子,有如月球表面一样遍布弹坑。唐勋良摇了摇头,“未来的主力舰根本不会是现在这种,”他说着在甲板上跺了一脚接着说道,“这种旧式船只即便是改进也没有太大的用处,船体太宽,吃水太浅,重心又高,如果在上面安装旋转炮塔肯定不会那么轻松,就算是在底层甲板安装发动机,也没办法确定船体重心,最好的办法就是自己重新设计一条新船。”

    “对了,说起……”杨俊博的话被下层炮甲板的齐射打断了,他只好等到炮声停止之后才接着说下去,“说起造船,我们的那两艘蒸汽运输船应该快要完工了吧?”

    “哦,那两艘本来早就应该要完工的,但是因为要等到个好日子下水现在都在船坞里做那些装模作样的检查工作,应该就是这几天要下水了。”唐勋良说着端起望远镜看向靶场,这次炮击比之前要靠近靶场多了,甚至还有两发炮弹落在了靶场里,不过由于许多白木杆已经被打断了,因此并没有看出什么效果来。“对了,我们海军的那两艘船等到安装完火炮也可以下水了,其实发动机早就安装完成了,只是等着火炮就位。”

    “不能先下水再装炮吗?”杨俊博的话立刻让唐勋良白了他一眼,“你知道一个旋转炮塔的重量有多少吗?我们现在要安装的可是全封闭的金属炮塔,还要把方向机接入到动力系统,如果现在下水了,你给我扛上去?”

    “哦!那算了,”杨俊博连忙摇头,“那东西动则十几吨的,还要带自动装填机的吧?”

    “还自动装填机呢!”唐勋良笑了起来,“你干嘛不上电磁炮?我们正在考虑后膛装填的的火炮,人工装填就好了,全封闭炮塔里面还是有足够空间的。不过听说还是要保留主桅杆,在上面要安装射击指挥仪……”

    “靠!这么多好东西,安装在这么一条木船上,”杨俊博说着耸了耸肩,“感觉真是有些神奇啊!”